轰动西方的中国奇人,如果他早生100年,整个中国都会翻天覆地!
来源:家族网大局视策 | 作者:大局视策 | 发布时间: 612天前 | 2514 372 次 浏览量 | 分享到:

第一艘 小火轮船、第一艘军舰、

办了第一场科学讲座、

出版了第一批化学翻译本......

我们初中背过的化学元素周期表,

就是他命名的。

他被西方称为“中国科技第一人”,

若是他能早生100年,

也许整个中国都会变化的翻天覆地......

他,就是 徐寿。

他出生于江苏无锡没落望族之家,

他虽自幼饱读诗书,

心思却全然没在“八股科举”之上,

在那个科举是唯一出路的年代,

一次考试失利后,

他竟放飞自我,自断前途,

“八股文有个鬼用哦,不学了!”

从此专心于“格物致知之学”,

音乐、数学、矿产、汽机、

医学、光学、电学,

就没有一样是他不喜欢的,

从无所不学,他变得无所不知。

他还喜欢研究一些“奇技淫巧”,

自己动手,

制作了极其复杂的报时自鸣钟,

还有 炮用象限仪、指南针等等......

那个时候,

他并不知道,自己沉浸其中的,

正是未来一门叫“科学”的黄金知识宝库。

自鸣钟中,报时的小鸟

象限仪, 用于测量火炮倾斜角,检查火炮瞄准和火炮的角度

22岁,

在翻遍历代涉及技术的典籍之后,

他“大彻大悟”:

毋谈无稽之言,毋谈不经之语,

毋谈星命风水,毋谈巫觋谶纬。

那时蒙昧的大清,

根本没有进行科学教育的学校,

从未接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徐寿,

所学所做的一切,

竟都与现代科学理念完全相符。

他用一双巧手,

将里面的理论变为实践,

他把水晶图章磨成三棱镜,

用来观察光的折射和分色;

甚至常常偷偷跑去西洋人的轮船上,

验证《博物新编》中介绍的,

关于现代蒸汽机的原理。

《博物新编》中火轮机图

很长的一段时间,

徐寿是人们眼中的”异类“,

因为他的想法和行为,

和当时的大清人格格不入,

放弃科举闻达乡里的做法,

更成为众人嘲笑的理由。

而徐寿对此不以为然,

因为在他心里,隐隐有一个念头:

以经世致用之学,

寻富国强民之路!

直到清政府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

人们这才意识到,

徐寿弃科举从科技的所作所为,

是不求功名利禄与个人闻达,

将探求西方先进科技,

作为毕生追求事业的先见之明!

当被洋人在家里欺负的曾国藩等人,

决定开展洋务运动,

要办机械厂、要开轮船厂,

可是没有技术没有人才怎么搞?

光喊口号有毛用,

晚清名臣们抓瞎了,这个时候,

一直被人视为“异类”的徐寿,

被人推荐进入安庆内军械所。

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

便是“自制轮船”。

只是军械所没有技术,也没有图纸,

要自己制轮船,谈何容易啊。

徐寿呢,说干就干,

他就靠着《博物新编》上的图和简介,

跑到洋人船上研究了一整天,

回来就开始做零件!

3个月后,

徐寿与自己的儿子徐建寅等,

完全不假西方人之手,

仅以三个月时间,

就造出中国历史上第一台蒸汽机,

中国人自制的第一台蒸汽机诞生!

徐寿儿子徐建寅

四年后,

徐寿终于造出完全国产的,

中国第一艘蒸汽船“黄鹄号”!

当“黄鹄号”试航完毕靠岸时,

曾国藩对徐寿赞不绝口:

“洋人之智巧,我中国人亦能为之!”

上海《字林西报》报道:

“黄鹄号”所用材料,

均由徐氏父子之亲自监制,

并无外洋模型及外人之助。

“黄鹄”号复原图

“黄鹄”号模型

也从这时起,

面对落后愚昧的国情,

面对虎视眈眈的列强,

徐寿心里诞生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他想在洋人的铁蹄踏碎这片山河之前,

用科技力量,

拯救这个快要支离破碎的国家!

此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

徐寿远远地走在了那个闭关锁国、

民智不开的时代的前面!

他来到江南制造总局,

他先是督办造出了,

中国第一艘纯国产 军舰“惠吉号” ,

接着是第二艘“操江号”,

这是洋务运动中,

官办军事工业达到的巅峰,

名臣们对军舰抚着胡须得意洋洋,

徐寿却从未满足。

近代第一艘军舰“惠吉号”

操江号

他建议尽快办四事:

一开煤炼铁,二自造大炮,

三操练水师,四翻译西书。

但没想到,

这样具有远见之明的建议,

竟遭到权臣驳斥,

毕竟,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成见,

根深蒂固,

他们认为作为“匠人”的徐寿“越权”了,

建你的船就行了,

手伸那么长管那么多干嘛?

歧视和轻蔑,没能阻止徐寿,

他自己翻译了西方三本译著,

拿着这些译书给曾国藩看,

曾国藩眼睛都直了,

马上就让徐寿筹备翻译馆。

几个月后,

徐寿开办了近代中国第一家,

以翻译西方科技类书籍的学术机构。

通过译书,大力引进西方科技知识,

徐寿做的这件事,足足影响中国百年。

他这一译就是17年,

译著书共计137部,

尤其以化学译著最为出名,

包括《化学鉴原》及《续编》、

《化学考质》、《化学求数》等专著、

译著15种,

他还引进了中国第一批化学教材,

此外,

徐寿首创化学元素汉译名的原则,

我们现在必背的元素周期表,

就是出自于他的翻译。

徐寿译元素周期表

由此,

他被称为“中国近代化学先驱”。

不光这样,

他还翻译了气机、水师操练、

兵学等多种西方著作,

通过书籍的广泛传播,

他想把这种“开眼看世界”的感觉,

传递给更多的中国人。

徐寿父子翻译的书籍

徐寿的翻译馆建馆40周年时,

共译书160种,

工艺、兵制、医学、矿学、

农学、化学、交涉、算学、

图学、史志、船政、工程、电学、

政治、商学、格致、地学、天学、

声学、光学等等无所不涉,

西方近现代科学技术,

正是从这个机构开始,

得以在古老的华夏大地扎根,

而完成这万里长征第一步的徐寿,

被称为“中国近代科技第一人”。

江南制造总局翻译馆内,左起徐建寅,华蘅芳、徐寿

为中国做了这么多,

已经步入晚年的徐寿,

还念念不忘初衷。

为了开启下一代的民智,

他在上海创建格致书院,

这是中国近代第一所,

专门研习自然科学的新型书院。

格致书院

学校开设有矿物、电务、测绘、

工程、汽机、制造等多门课程。

此外徐寿还在学校定期举办科学讲座,

边讲科学知识边做实验表演。

他的朋友曾说:“为了学校,

徐先生,

几乎是集中他的全部精力募集资金……

当时书院负债1600两银子,

此后,他曾募集7000两银子,

用以偿还了全部债务。”

几乎是格致书院成立的同时,

徐寿也编辑出版了,

我国最早的科技期刊《格致汇编》。

也是在这篇本土期刊上,

徐寿发表了一篇科技论文,

还把这篇论文投给了国外,

这便是那篇震惊西方的,

中国人发表在,

世界顶尖科刊《Nature》上的,

第一篇论文。

在文章中,他对传统声学定律,

“空气柱的振动模式”(即伯努利定律),

提出质疑,

并用现代的科学矫正了一项古老的定律,

当时《Nature》编辑都评价:

“真的很不可思议,

在落后愚昧的大清国,

居然会有这样一位智商逆天的奇才。”

1881年徐寿发表在《Nature》上的文章

在这篇论文发表后的第三年,

徐寿因多年为科技奔走劳心劳力,

病逝于上海致格书院,享年66岁。

这位一生不求功成名就,

更不求达官厚禄的先生,

就这样与世长辞。

他是为这片土地、

为这个国家累死的......

而他为我们留下的,

是西方先进科学的引进和传播,

是带动整个民族的开化和进步,

是浇灌下一代人的厚厚科技书籍,

是一所人才辈出的 格致学院,

之后这所学校更名格致中学,

目前,这所学校走出的学生,

有51%进入清华北大等中国顶尖学府,

这是他风雨人生中,

保存至今的一份伟大事业。

多年后,他的儿子 徐建寅

继承了父亲的遗志,

在化学领域不断拼搏,

遗憾的是,

徐建寅在 汉阳钢药厂火药实验现场,

因爆炸殉职,

搜救人员多方搜求,

只找回他一条被炸断的大腿。

这对父子,

共同为中国的近代科学事业,

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有人说,若是徐寿能早生一百年,

也许中华大地,

早已是翻天覆地的科技。

在那最落后的年代,

他制造出了 中国第一台蒸汽机、

第一艘小火轮船、第一艘军舰、

出版了第一批化学翻译本......

是他,

一肩扛起了中国近代科技的发展,

为中国近代军工埋下了火种,

他和儿子的发明,

支撑了艰难的十四年抗日战争,、

他培养出的学生,

支撑起了清华北大两所高等学府,

他的更多化学知识,

直到今天我们都还在受用。

是他,

用这毕生为封闭和黑暗的中国,

高高举起一束光辉的火把,

他让我们知道,

无论在多艰难的环境下,

中华民族,不缺努力做事的人,

不缺热血满腔的人!

当年中国,嬴弱不堪,

尚能有徐寿这般可歌可泣、

凛然沥血的人物,

而今盛世中华人才层出,

继承先辈遗宏愿,

奋斗之志无比昂扬,

我们必将迎来更高远辉煌的未来!


分享:

《家族商业评论》杂志研究员

家本纪·专栏

半粤五风治理智库首席研究员;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社广东党建;

《家本纪》融媒体 研究员

查看更多
张韬
查看更多
五风前线
查看更多
这文章我爱看
企业
家电
家族
非遗传承人
匠作
品质生活
非遗与文旅
热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