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庙零食俱乐部 - 寺庙的“有”与社会的“无”(2018年度GOOD DESIGN AWARD大奖)
来源:家族网 BDDWatch | 作者:GoodDesignAward | 发布时间: 610天前 | 1995 372 次 浏览量 | 分享到:

「喔喔喔~和尚得到年度最大奖了!」,日本最重量级的设计奖2018 Good Design Award决赛现场爆出一阵阵惊呼。

2018年度设计大奖(Good Design Grand Award)由来自台湾的GOGORO一路过关斩将和「寺庙零食俱乐部」(おてらおやつクラブ,Otera Oyatsu Club)从4,798件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在典礼上力拼首奖。

经过两回合现场公开投票后,由「寺庙零食俱乐部」以些微差距夺下冠军,成为Good Design Award有史以来「第一次由和尚抱回的年度设计大奖」!

「寺庙零食俱乐部Otera Oyastsu Club」以守护贫困家庭为主要诉求

到底为什么「寺庙零食俱乐部」这个拥有奇特名称的单位获奖,能让典礼现场除了揭晓首奖的紧张感外,掀起这么大的惊呼呢?

日本不为人知的严重贫穷家庭问题

「寺庙零食俱乐部」其实是一个由日本奈良寺庙安养寺自发串连,为守护贫困儿童及家庭的食物援助非营利组织平台。我们乍听可能会觉得讶异,总是让人觉得进步繁荣的日本,为什么需要这样的平台?

其实,根据日本厚劳省的调查显示,日本每7个孩子中就有1人是贫穷儿童,单亲妈妈的家庭问题更是严重,高达37.6%的单亲妈妈家庭没有任何储蓄。

日本电影《小偷家族》中一家五口人便局促地挤在一栋古旧寒酸的老房子里

发起寺庙零食俱乐部的净土宗僧人松岛靖朗在典礼现场接受台湾艺术杂志《La Vie》采访时表示,在2013年看到一则年轻单亲母子无人闻问饿死在公寓的新闻,引起他的反思,

那时我非常震惊,尤其经由新闻得知那位母亲所留下的遗书上写着:『没办法让你吃东西,(孩子)对不起!』,更让我开始思考可以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

发起寺庙零食俱乐部的净土宗僧人松岛靖朗

而另一方面,典礼现场引起如此大的惊呼,其实背后还隐藏了另一个日本社会现况――宗教寺庙很少参与社会慈善活动,更不用说主动发起、甚至串联其他社会组织。

宗教寺庙做善事,这个对我们看来再平常不过的概念,其实对日本人来说是相当陌生的。

Good Design Award评审团副主席受访时就指出,「寺庙零食俱乐部不只打破日本民众认为宗教寺庙很少参与社会公益的刻板印象,而且在日本传统宗教的观念里,献给寺庙的供品就是属于神所有的,他们却愿意主动将物资捐出来、透明化去向,并且邀请其他单位一起加入,这一点非常特别。

目前「寺庙零食俱乐部」已经和全日本共975间寺庙、392个团体合作捐赠食物给有需要的家庭,每个月已经有超过9,000人以上受惠。

而这个平台甚至超越了宗教派别,连基督教会都一起加入串联合作。

松岛靖朗谦虚地表示:「其实我们现在做的还是不够,在全日本7万7千多间寺庙中,只有975间寺庙加入串联,仅仅占了1.2%;而在280万的贫困人口中,我们帮助的9,000人,也只是其中3.6%。我们很希望可以继续推动」。

尽管要在普遍态度保守的日本宗教界推行这样的寺庙串联捐食计画,寺庙零食俱乐部遇到不少挑战。

他回忆起曾经收过一位受捐助的孩子回信是这样的:「谢谢你们送的和果子,可能的话,也想吃吃看洋芋片~

松岛靖朗笑着说起这段让他难忘的童言童语,或许这也是让寺庙零食俱乐部持续努力的最大动力!

虽然对于荣获第二名的台湾Gogoro来说有些许遗憾,但「寺庙零食俱乐部」确实从各方面来说更具人性化和情感。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和尚夺得设计大奖。

台湾Gogoro

Good Design Award 颁奖典礼

分享:

粤港澳大湾区红色家风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业评论》首席顾问

家本纪·专栏

《家本纪》融媒体系列首席顾问;

家族与家族企业文化与传承研究学者;

新华社半月谈文传中心广东党建调研;

查看更多
张韬
查看更多
最前线
查看更多
这文章我爱看
企业
家电
家族
非遗传承人
匠作
品质生活
非遗
热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