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哥猝死,先锋700亿的谜局
来源:家族网南方找北 | 作者:余远环 | 发布时间: 1712天前 | 5853 372 次 浏览量 | 分享到:

1

10月5日,一时叱咤风云的“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经证实,病逝英国。这是继海航集团前董事长王健之后,又一位在欧洲去世的大型民企董事长。

一个拍照死了,一个喝酒死去。

“大闹一场悄然离去”,都充满谜局,包括为何而死。

你可能没有听过先锋集团,也没有听说过张振新这个名字。但是如果你投过P2P,你大概率听说过网信金融P2P,就是最近网传因P2P违规自融到期无法兑付而爆雷的网信。

张振新的突然病死,可以说是P2P行业今年最大的地震。

千亿金融帝国,可能就因此坍塌,多少投资人可能血本无归,欲哭无泪……

张振新才47岁,算是一个传奇人物。

《新京报》曾勾勒张振新的发家轨迹:起家于担保,发家于租赁,在十年间通过“先锋系”收购拿下了证券、基金、担保、租赁、保理、支付、征信、互联网小贷等近乎全金融牌照,且仍在持续外延领域。

金融全牌照哦,全国有有全牌照的,只有中信、平安、光大、方正、华融、明天系、华能、交行、招商、安邦、万向系、复星系等十八家。

先不管先锋集团的资产有多少,以小窥大,从金融牌照数量之全上,你就感受到先锋集团在金融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吧。

高峰时,张振新控制上百家公司和3000亿直接资产,集团兵强马壮,旗下员工达到2万人。

不过吧,我感觉现在的各种“系”,99.99%都是十个杯子几个盖的问题,盖不住都是一夜之间坍塌。

有句话说:你想控制的一切,都已经控制了你。

在去杠杆的大背景下,倒下的除了大鳄,还有绑在上面的无数中小投资人,当然,财富并没有消失,而是流到了另外一部分人手里。

姑娘还是那个姑娘,只是和尚换了道场。

2

张振新很低调,长久隐于幕后,平时代他出面、掌管各块业务的高管,大多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她们活跃在各种社交场合,高端酒会、商学院与财经论坛上。据说公司美女如云,情色加资本,可能更有威力吧?

过去几年,张振新都住在香港。

在港岛太古广场2期的35层,张振新有一间自己的办公室,所有“先锋系”内地高管要与他见面,大多在这层大楼的一间会议室里。

2014年秋天,以麾下女将——一个叫刘江湲的女士之名,张振新在香港设立了“古琴会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在香港有两处实体,一家餐厅和一家高级会所。

张振新喜欢传统文化,对古琴情有独钟,出手大方,会所中有几只价值数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古琴,当然有美女弹着。

会所装饰古色古香,私隐度极高,主打潮州菜,开业以后,很快就成为香港除四季酒店、铜锣湾“饭堂”之外的,又一处内地资本大佬赴港隐秘社交的理想之地。

美女、传统文化、资本运作,资本大佬的标配。

在港岛长住的这几年,张振新似乎越来热衷于资本运作。

通过刘江湲等多位女高管,张振新最先拿下的是“中新控股”这家壳公司,用它装入了先锋系麾下多项金融资产。

2016年,中新控股发行10亿港元可换股债券,华融国际出资5亿港元认购,二者产生交集。

能搭上华融,说明张振新的关系不一般,坊间传说,张振新的妻子张晓敏,和很多省市官员关系密切,有政府资源的背景。

华融和其影子公司,为先锋集团提供资金端,这是张振新的底气,也是传言张振新是白手套的原因之一。

意气风发的张振新,接着就拿下弘达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证券集团(0231.HK)两家港股上市公司,野心膨胀时,他还尝试并购香港人寿,入股绿城中国,没谈成。

因这些港股上市公司都不赚钱,张振新盯上了区块链,想抓住潮流博一博,有点孤注一掷。

先锋的区块链班子很豪华。在区块链板块迅速布局了包括矿机、矿场、交易所、Tokenfund等。

张振新投入了大把的钱。

然并卵,遭遇比特币从山顶俯冲, 2018年,比特币行情一路下滑,从年初的最高点11.66万元到年底的2.2万。

带来了先锋上百亿元的亏损。

在先锋香港的内部,有一句被流传甚广的话,“To B,To C To 张老板”,即比特币项目,不管是卖矿机给个人,还是找机构投资人,最后所有人都能够从张老板身上赚钱。

想割韭菜的镰刀,成了最大的韭菜。

3

2018年10月,华融系东窗事发,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双开。

靠山倒下,如日中天的先锋集团势头急转直下。

2018年下半年开始,先锋系旗下的P2P平台网信集团出现了兑付困难。

今年7月起,网信被曝逾期,随后,更多的危机浮出水面。

恐慌情绪一旦蔓延,多米诺骨牌随之倒塌。网信“逾期”负面情绪,犹如滚雪球一样蔓延,出现了挤兑风波,企业和个人恶意逃废债等情况,造成了集团现金流断裂和流动性瘫痪。

张振新的金融大鳄版图本来就破裂,而P2P的爆雷是致命一击。

玩P2P本来就是火中取栗,烫手是必然的。

热钱凶猛的时候,是个概念都能飞起来;压制杠杆的情况下,没及时刹车的,都会出大问题。

过去一年,这个领域大浪淘沙,白骨累累。

中弘的王永红和证大的戴志康,也这样被送上一条不归路。就连平安旗下的陆金所,也撤离了这个行业。

如今,张振新承受不了,患有哮喘的他,在酒精中突然猝死。

只留下一个烂摊子。

腾讯新闻“潜望”称,让先锋系陷入困境的,不是张振新内部信中提及的资产质量和恶意逃债,而是在华融案发缺少资金来源之后又豪赌区块链败北所致。

豪赌是资金紧张时的最后一博。

不过,人们更想追问的是,先锋到底圈了多少钱?这些钱都去哪里了?

在张振新生前身后,这些数字就是一个谜。

21世纪经济报道披露,截至2019年6月末,先锋系借贷余额约700亿元。主要包括三部分:网信平台,主要是金交所产品,借贷余额约450亿元;网信普惠等P2P平台,借贷余额约60亿元;先锋系私募基金,约200亿元。

就是说先锋系的债务约700多亿元,这一体量已经超过了当初的“e租宝”(未兑付金额380亿元),“e租宝”被查后的剩余资产约150亿元,占未兑付金额的40%。而先锋金融对外披露,先锋集团已梳理了超过200亿的资产清单以及各金融牌照,按照这个计算,剩余资产仅占待还金额的28%,比“e租宝”还少。

扣除区块链亏损的100亿,再扣除200亿元资产,剩余的400亿元资金去了哪里?

不清楚,真相总在太阳背后。

张振新病世之前,他在英国拥有奢华庄园、五星级酒店和高尔夫球场,他通过诸多渠道转移了多少资产到海外,也没人能说得清。

随着张振新猝死,这些海外的资产,可能将沉入地下。

而张振新的妻子和女儿,早在2018年就已由香港离境,此后再未有入境记录。

张振新死去,留下了数百亿资产窟窿,却还毁誉参半。

毁之者觉得,先锋系的业务过于空心化、缺乏实业支撑,盈利能力和造血功能遇到经济下行风险巨大;誉之者认为,张振新称得上一位金融奇才,诸多战略都富有前瞻性,是科技金融领域的先行者,只可惜,市场环境的变换,无论是谁,终究无法胜天半子。

在后者看来,这是一个金融奇才的悲情故事呢。

偏偏没有人记得,张振新此前转移至海外个人名下的资产;也没人关心那15万丧失了全部积蓄的普通人,他们无数个欲哭无泪、辗转难眠的夜。

此刻的我,想起北岛的诗:

看吧,在那镀金的天空中,

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

分享:

《家族商业评论》杂志研究员

家本纪·专栏

半粤五风治理智库首席研究员;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社广东党建;

《家本纪》融媒体 研究员

查看更多
张韬
查看更多
五风前线
查看更多
这文章我爱看
企业
家电
家族
非遗传承人
匠作
品质生活
非遗与文旅
热点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