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氏家族用一支木浆摇出百年航企,成功富过四代
来源:家族网华山教育 | 作者:华山教育 | 发布时间: 245天前 | 774 372 次 浏览量 | 分享到:
上海起家,香港中兴,到新加坡雄起,凭航运横跨百年的曹氏家族,在历经了战乱、浩劫与各种变故后,现已成功传承至第四代。


如今,第四代掌门人曹慰德将家族企业的规模扩张了十多倍,已达数百亿元。万邦集团从一家传统航运公司重组为一家跨国集团,在全球超过17个国家开展多元化业务,主要经营航运、房地产、金融及工业投资等,是亚洲最大的船务管理公司之一。
 
01 百年航运家族
 

木船起家

曹家的根基在上海,20世纪初,出身于贫寒人家的曹华章凭着小木船起家,在上海黄浦江沿岸接送乘客和外轮水手。随着船只的逐步增加,曹华章的业务也由接送水手改成接运货物,并拥有了自己的码头、储运仓库和卡车,成立了运输公司“曹宝记”。


20世纪初上海黄浦江码头

曹家第二代,曹华章之子曹隐云没有选择子承父业。凭借良好的家世背景,曹隐云接受了中英文教育,毕业后先是进入一家英国化学制品公司负责进出口生意,成为了当时地位甚高的买办。

一时间,父子两代都成为各自业界的崭露头角之人。曹华章创办的“曹宝记”运输公司,随着业务扩张已遍及长江沿岸。曹隐云在当买办之余,在上海租界开办了一家中小银行—中国劝业银行,他的妻子吴娱萱则在上海南京路开办了珠宝金铺“天宝成银楼”,员工多达70多人。

1925年,曹隐云的长子曹文锦出生时,曹氏家族已是一个殷实之家。1945年,20岁的曹文锦从上海圣约翰大学经济系毕业,作为家族选定的第三代接班人,开始接受商业训练,既学习祖父的航运生意,也跟着父亲学进出口贸易及金融业务。
 

曹文锦(右二)青年时期与家人的合影

曹文锦曾回忆:当年“一天跑三个地方,确实相当辛苦。不过,我明白自己作为长子的责任。所以再辛苦,我也要硬着头皮,撑下去。”正是这些早期锻炼经历,为曹文锦后来成就一代航运巨子做足了准备。
 
变故再起,二次创业

抗战后,曹家的产业越做越大,包括香港在内都开有分公司。但在强权政治面前,商人的财富总是朝不保夕。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国共内战的爆发,曹家产业几乎毁于一旦。1948年,蒋经国到上海“打老虎”,令上海各家各户把金银首饰、外国证券及外汇等全部兑成金圆券。
 

曹家第三代掌门人曹文锦

23岁的曹文锦冒着违反禁令的风险,瞒着父亲,将母亲经营的金银珠宝,先转移到广州分公司,再换成港币存入香港银行。这批价值将近10万美元的金条,成为了日后曹家在香港二次创业的救命稻草。据后来香港媒体计算,这些财产仅占其家产的1%。
 
动荡的政局令曹家选择了远走香港。曹文锦原本以为到香港不过是暂避风头,过几个月还是要回来的,因为在他看来,无论哪个政权,都需要贸易和商业,都需要商人。所以曹家在撤走之时,整个公司的产业,以及房产、股票都没有变现带走。

然而,事态却往相反的方向发展,曹家并没有机会回到大陆,积攒了几十年的庞大财富也再不属于他们。一切需要从头来过,已是家族第三代主力军的曹文锦开始重操家族旧业,立志在香港发展航运。他依靠手上的小型贸易公司做基础,于1949年买进第一艘二手货轮,成立了大南轮船公司。


万邦于1963年建造的第一艘航运船—Dona Nancy号

1966年,曹文锦将公司命名为万邦航运公司,建造了全新货轮,将业务版图绵延到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并于1972年在香港上市。曹文锦与董浩云、包玉刚、赵从衍,并称为香港“四大船王”。同为船王的包玉刚曾评价自己的同行:“只要看曹文锦的路怎么走,你就怎么走。”足见曹文锦的影响力。
 

新达城

曹文锦在以香港为大本营开拓航运的同时,也在东南亚发展纺织、航运、造船等其他业务。1986年,曹文锦与李嘉诚、郑裕彤、邵逸夫、周文轩等合资建造的新达城,成为了新加坡地标建筑。
 
 02 “富过四代”的传承
 
买下父亲的公司

因为专注于航运,没有布局房地产业,曹家失去了在香港崛起的难得机遇,家族财富与李嘉诚、李兆基等香港商业巨子的差距越来越大。曹文锦在香港之所以一直未敢涉足房地产,主要是因为家族当年在上海的不动产一夜之间化为乌有的教训,日后,曹文锦也认为这是“一个失策”。

出于同样的“心理阴影”,曹文锦也错失了另一个良机:没有进入大陆发展。尽管他的产业已遍布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东南亚各国,但因为这种局限性,导致曹家的资产在后来的增长并不大。而改变这一困境的,正是曹家第四代掌门人曹慰德。
 

曹家第四代掌门人曹慰德

曹文锦有四个子女,均很早把他们送往美国、加拿大上学。当年,母亲曾拿出多年股票投资资金成立“曹氏基金会”,日后,曹文锦的长女曹慰萱,主要负责执掌该基金,并倾注于家庭。早年,曹慰萱在美国时,曾是一名儿科医生,后居住新加坡。由于曹家其他三兄妹对家族企业并无多大兴趣,因此,万邦家族企业的传承和接班比较顺利,且没有像许多香港豪族那样的争产风波。

曹慰德是曹文锦的次子,出生于1957年,20岁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毕业,进入万邦航运实习。21岁时,他向父亲借了300万美元,独自去泰国做棕榈油生意。让父子俩都没有想到的是,年轻气盛的曹慰德,经一番努力打拼,竟在数年之后用300万美元赚回2500万美元。
 

曹慰德(右)与父亲曹文锦(左)

1986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泰国政府的国际船务公司濒临破产。泰国财政部长找到曹文锦,希望其助力重生。曹文锦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并将相关事务交给曹慰德负责。接过这家“烫手山芋”的几年之后,曹慰德将这家公司扭亏为盈,并于1994年上市,个人财富从当初来泰国的300万美元飙升至2亿美元。
 
随着曹文锦的年岁越来越大,接班的问题愈显突出,他让曹慰德回到万邦,并推动公司内部改革。但曹慰德跟父亲说,“我知道你希望我接班,不过接班人的时间表不是上面挑的,是当事人挑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能不能接班。不能你说他接班他就接班,他的能力可能不够呢。”于是,父子二人制定了一个五年接班计划。
 
曹慰德将这段时期称之为“一个饭碗,两双筷子”,在父亲的大旗下,他介入很多管理事物都颇为顺遂,但麻烦在于,父子二人的意见并非次次一致。为了避免父子冲突,曹慰德的对策是“挑战事实,不挑战权威”。他一律先按照父亲的意思办,碰了钉子,或发现真的行不通时,父亲就会让步,试试他的方案。父亲“妥协”的次数越来越多,在有目共睹的成绩面前,曹慰德顺理成章坐上了真正的领军人席位。
 
然而,曹慰德在接班的时候,并没有像其他家族那样直接从父辈那里继承财产权和领导权。“我一直跟父亲强调说,钱是可以分的,但企业不能分,因为要对很多人负责任,我可以把你的企业买过来,你把钱分给我的兄弟姐妹。”此时,万邦航运市值在3亿美元左右,而曹慰德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已有2亿美元的资产。于是,他向银行贷款,又向父亲借了一部分钱,终将万邦航运买下。


1995年,曹慰德在担任万邦航运执行董事五年之后,正式接替70岁的父亲出任董事长,成为家族第四代掌门人。接班后,他把企业总部搬到了新加坡,将万邦航运重组为万邦泛亚(私人)有限公司(IMC Pan Asia Alliance Group),主导业务多元化,全面进军工业、投资、生活及房地产等领域。

曹慰德对公司名字有着自己的理解,“我保留万邦的名字,因为这是家族世代相传的品牌,后辈绝不能忘本;同时我加入泛亚,提出它与原来的万邦是一个联盟的概念,而不是同一间公司,把父亲的事业组合到自己的事业中来。”
 

曹慰德(左)与招商局集团领导人会谈

2000年之后,曹慰德打破父亲不进入中国大陆投资、不做房地产的陈规,大举进入大陆,并开发房地产业。他在青岛投资了万邦中心、铁矿石码头等,在都江堰投资旅游度假区,在大连则投资港口、房地产等。
 
为了进一步强化多元产业布局,2007年7月,曹慰德成立了万邦工业集团。该集团聚焦亚洲,在吸收母公司“万邦泛亚”全盘海事业务的基础上,提供包括航运、船厂投资、海运投资、物流、离岸工程、采矿、天然能源及贸易等全套服务。
 
曹慰德接班后的十多年,正是全球航运逐步走下坡路的时代,尤其是近年。不过,在曹慰德的经营下,万邦的资产规模已增长十多倍,而航运业务仅占15%。曹氏家族传承四代,每一代都远远地超越了前一代。

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后


曹慰德在中国家族财富传承峰会上分享传家心得

作为家族第四代掌门人,曹慰德坦言,富过三代之后,他的关注点不再是财富,而是意义和文化的传承。“打破‘富不过三代’魔咒后,就知道传承并不是传承企业,也不是传承家族,而是传承人类文化精华。

曹慰德喜欢用《大学》里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来表达自己的家族企业治理理念。他眼中的家族企业传承,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包括家族企业世界观的进化、文化的进化、组织的进化、人才的进化,这样才能联系的更好。家族企业必须思考这些问题:你好、我好、大家好,这是可以持续的;我很好,大家都不好,可持续吗?答案显而易见。

为了调和中西文化,研究新资本主义,在接任万邦集团董事长的同一年,曹慰德在新加坡捐资成立非营利组织“东西方文化发展中心”,主要目的是研究现代性与可持续发展。2012年,曹慰德又捐资2500万元,和清华大学教育学院合作,成立“东西方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

如今,曹家第五代也已经成长起来。曹慰德有一儿一女。儿子已婚,在美国一所大学教书,研究方向是胎儿的脑发育。据曹慰德介绍,儿子工作之后,他就不再给予资金支持,“你做研究,就在研究的方面好好做。”曹慰德对儿子说,“你挑选什么样的生活,就过什么样的生活。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不过,他的女儿对商业颇感兴趣,大学读完人类学专业之后,在万邦工作了四年,现在则考进哈佛大学商学院读MBA,毕业之后,她将像父亲一样,先在外面工作,再进入家族企业。
 
尾记:
曹慰德曾说,“很多公司长的很大,却突然死掉。恐龙死了,蟑螂还活着。大而不当,就会死。”船王曹家企业能传承百年,其成功的一大重要因素是分散投资,分散风险,采取稳健和审慎发展的态度。

除此之外,在家族企业世代相传的过程中,家族要有家族的管理体系,企业要有企业的管理体系,缺一不可。只有具备了能够自我运转的体系,才能够保证企业在不同代系传承过程中保持稳定。
分享:

粤港澳大湾区红色家风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业评论》首席顾问

家本纪·专栏

《家本纪》融媒体系列首席顾问;

家族与家族企业文化与传承研究学者;

新华社半月谈文传中心广东党建调研;

查看更多
张韬
查看更多
最前线
查看更多
这文章我爱看
企业
家电
家族
非遗传承人
匠作
品质生活
非遗
热点标签